质量    技术
工程案例

江西活动板房“毕竟住习惯了”吗

有着同样想法的是疫情后刚刚*证的小*夫妇。他们现租住在杭州城东的绿城*,对于买房这件事,两人一直没有统一想法。直到这次疫情让他们一致决定,就在*买一套房。今年过年,小*两人因为疫情关系没有回老家,没想到疫情严重到不能出门,“好街的生鲜店每天都提供新鲜食材,7-11在春节都开着,我们的日常生活都有保障。而且社区邻里关系真的很不错,*社区很大,有四五千户人家,出入口有86个,疫情期间根本管不过来,还好‘好街一家亲’公益服务队协助开展防疫抗疫工作。”疫情的经历让他们倍感温暖的同时也深深感慨,家不仅仅是一个房子,社区更是家的延伸。“物质和*神层面都要兼顾。”小*认为,在这样一个便利又友好的社区买房,肯定是一个正确的选择。

小*所提到的*园·好街是绿城运营的*条“好街”。在国家商务部日前审定的《2019年度*城乡便民消费服务中心名单》中,“*园·好街”作为浙江省的*代表入选其中,是*16个“*街区生活服务集聚中心”之一。除此之外,在去年举办的浙江省*届社区商业创新创信大赛,“*园·好街”也凭借服务创新收获了年度*胜奖。

好街不仅仅是一条街、一个商圈,更是一个有温度的空间。绿城好街常设运营服务中心为居民提供便利服务,如信息问询、失物招*、婴儿车租借、临时母婴室等;举办“好街”集市模式的四季主题活动及年度好物节等文化类公益活动;针对不同年龄段人群设计邻里互动,如不定期举办的以敬老送温暖、儿童百日宴、结婚喜宴等。期间,商家通过加入“众创共享平台”,可享受由“好街”提供的合作入股、众筹孵化、*嫁接等多元服务。*社区还邀请业主和商家组建了“好街一家亲”公益服务队。他们自发组织童书捐赠、开设*课堂,尤其是在疫情期间,志愿者们更是发挥了重要的作用。



半个月内看了十几套房的徐帅坦言,自己在目前的出租房住了两年,本不打算换房的,但春节期间室友的姐姐带着四岁的孩子来串门,这一来便不走了。“原本居住两人的两居室现在要住三个大人、一个小孩,除了每天孩子哭闹,厨房洗手间没有一个不是要抢着用,太烦了。*殊时期又不好赶人家走,她们不走,只能我搬家了。”由于并不是对房屋本身不满意才要搬家,以致几经看房后,徐帅还是觉得现在的住处除了“不速之客”外,各方面条件都是*理想的,“毕竟住*惯了”。

此外,江西活动板房从链家、润邦地产等房屋中介了解到,疫情伊始的*性“合租人员节后返城需以*后回城人员为准,全屋隔离14天”,以及近期的“在京合租室友如去外地出差,同屋全部人员均须隔离”的消息让部分租房者更加意识到了*居的好处,一居室出租屋的需求略有小幅上升。

*居需求增加,希望租床位的租客也不少。网友“阿秀”不断更新求租贴,还加入了几个租房群,希望在北京大望路附近以800元的价格租到一张床。“我东西不多,有一张床就好。”在被告知这个价位只够群租房,而群租房在北京是明令禁止的,尤其是在现在这样的*殊时期后,“阿秀”也很无奈,“这可能是我能留在北京*后的希望了。”同样,从事医疗美容行业的朱虹表示,自己租住的主卧很大,稍微挤挤住两个人也没问题,公司降薪,不想换住处的她希望能把自己的双人床分一半租给安静、讲究卫生的姑娘。

租房的人变少了,要不要适当减租?为了不让房子“砸”在手里,陶诺在扩大出租途径的同时,还查看了周边房源,以求当下的市场价位。然而他发现周边房源数量虽然激增,但房价却没有太大变化。无*有偶,杭州“二房东”朱丹也意识到了这一点。“房东之所以只整租,一是怕麻烦,二是减小收不上租金的风险。虽然近段时间租房的人数不比以往,但是房东没给我们降价,如果我们低价转租房间,损失部分需要其他住户平摊,或者全部由二房东支付。”